女人只有花自己的錢,才足夠硬氣:女人到中年,請逼自己完成3件事,後半生「財富」不請自來

01、 心存夢想,永不言棄

《小婦人》中寫道:美貌、青春、財寶、甚至愛情本身,都不能讓深得上帝恩寵的人免于焦慮和痛苦,遠離哀愁,也無法讓他們倖免失去自己最愛的東西。因為,一生中,有些雨必定得下,一些日子必定會黑暗、哀傷、淒涼。

我總感覺,這句話是在指明一個事實:人生實苦,想要品嘗到一絲絲甜蜜,唯有讓自己心中有夢,一直朝著夢想靠近。

如同書中的主角喬,在那個不允許女人工作的年代,她卻堅持要靠寫作養活自己、養活全家。雖然稿件屢屢被拒,就算採用,價格也被腰斬,還要為了迎合市場需求去寫作。甚至,她認為愛情和婚姻會成為寫作道路上的羈絆,從而狠心地拒絕了深愛著她的人。

這條路,走得無比艱辛,喬卻從未有過放棄的念頭,她依然是那樣敏感地關注身邊的一切,用一顆對生活無比熱愛的心,開展創作,最後得償所願。

女人到中年,很多人都吐槽,已經變成了油膩的中年大媽:工作如履薄冰,生怕被淘汰出局;生活一地雞毛,情感早已麻木。在責任與壓力的驅動下,只得每天像個陀螺,從一個「戰場」奔赴「另一個戰場」,根本沒有時間再去打理自己。

于是,很多人都一邊討厭著自己,一邊又只能活成自己討厭的樣子。生活陷入了一個沒有驚喜、沒有憧憬的死胡同。在夜深人靜時、在得知他人喜訊時,卻禁不住心頭一緊,淚水止不住地落下來。

女人到中年,千萬不要輕易放棄了夢想,因為那是灰暗生活裡的一道光,能讓平淡無奇的日子多了一層溫暖的底色,讓即將得過且過的自己永葆激情,讓生活有另一種可能。

02、 自己賺錢,保持獨立

一個女人,能夠花男人的錢,是一種本事,也是一種幸福。但這其中,多少有運氣的成分,也會擔心時效的長短。

歸根到底,女人只有花自己的錢,才足夠硬氣。

《小婦人》中喬的姐姐梅格,在嫁給家庭教師約翰之後,日子過得很是清貧。昔日的閨蜜都嫁入了豪門,衣著寒酸的梅格某次也忍不住花五十元給自己買了一塊華美的布料。

然而,縫製衣服的手工費還沒有著落,當梅格和丈夫說起這一切時,他只是無力地低下了頭,表示很抱歉,自己沒能力讓妻子過上錦衣玉食的生活,丈夫雖然沒有半分責怪,但梅格已經後悔莫及。

她趕緊將布料轉賣給了閨蜜,這筆錢可以用來給孩子們做冬衣,擁有丈夫無條件的愛,擁有家庭的溫馨,這是任何物質都無法比擬的。

書中的梅格雖然沒有錢,但擁有堅如磐石的愛情,也不失為一種幸福。

但回歸到現實,這樣的場景似乎很難在自己的生活中延續。貧賤夫妻百事哀,當生活被柴米油鹽醬醋茶壓得喘不過氣的時候,女人能夠自己賺錢,才會贏得男人的尊重和偏愛。

就算,沒有人可以依靠,也不會惶恐不安。靠自己的智慧、汗水賺取足夠的生活費,日子過得平淡,卻也篤定。

03、 努力買房,無關婚姻

女人不管是否結婚,都應該有一套屬于自己的房子。能買房最好,即便買不起,也能隨時有一筆用于支付房租的「專款」,這樣才能讓自己隨時都有勇氣、有底氣,可以給自己一個空間,一個休養生息的地方。

再相愛的兩個人,一旦有一個人決定離開,你便不知道他會有多狠心,有多決絕。曾經的恩愛已成過眼雲煙,當下的狠心卻如同堅硬的石頭,只剩冷酷和無情。

就像《我的前半生》中的羅子君,離婚之後,被逼著搬出曾經的住房,但一無所有的她,何以為家呢?她不得不聽從賀涵的建議,要求陳俊生補償五十萬,少一分就不搬。

曾經用來親吻的嘴,卻要用來做最糟心的「討價還價」,不論輸贏,都是給自己雪上加霜。

女人到中年,擁有一套屬于自己的房子,就是給自己留了一條退路。不僅僅是多了一個隨時可以去容納自己的空間,更是一份「離開了你,我照樣可以活得很好」的篤定和踏實。

如果恩愛,便白頭偕老;如果不愛,便各奔東西。

沒有什麼能夠成為一種束縛,也沒有什麼阻攔自己追求內心最想追求的東西。當一個人能夠實現「居有常、業無變」,感情中的分分合合,再也不會是生命的全部。

《小婦人》中寫道: 時間可以吞噬一切,但它絲毫不能減少的是你偉大的思想,你的幽默,你的善良,還有你的勇氣。

女人到中年,想要坦然地過完這一生,不如學會靠自己去追夢、去成就自己想要的人生。

當一個女人可以瀟灑地對男生說:「麵包我有,你給予我愛情就好了」,那份從容和淡定,便是一種無窮的魅力,會幫助你吸引到志同道合的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