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學生為「無兒無女」老師養老送終,獲200萬遺產,校方卻拒絕其認領:她太無恥了

2012年10月14日,在一家三室兩廳套房內,五六個人正在清點房間中的東西。「微波爐一個,西門子冰箱一臺……」一個中年男子一邊念一邊在本子上記錄著。

其他的人則站在一邊監督著男子的行動,順便跟他一起核對屋子里的東西。

「這些東西都是魏老師的,不能讓不要臉的無恥之徒拿走,一定要好好保護好這些財產。」一個看似是領導者的人站在客廳內大聲地說道。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這些財產最后有沒有找到應有的歸屬呢?

單身女教師剛過世,學校和學生爭奪遺產

2012年9月13日,在中心醫院的一間病房里,一個老人痛苦地離開了人世。

這個老人時年77歲,名叫魏桂容。

魏桂容在中學教了一輩子的書,可以稱得上是桃李萬千的人物,也很得學生們的尊敬。

魏桂容一輩子沒有結婚,更沒有兒女,她的親人也都早已離世。

她去世的時候,只有學校的幾個老師、她的二三好友以及一個學生陪伴在身側。

人們發現魏桂容已經離世后,立馬站在她的病床前,淚流滿面地給她鞠躬。

一個穿著黑色衣服的中年女子,跪在她的床邊,抱著她的遺體痛哭流涕。

這個哭得最傷心的人,是魏桂容40多年前曾教過的學生,名叫鄭龍娣。

過了一會兒,在諸多護士的安慰下,這些人才從悲傷的情緒中走出來。

護士們把魏桂容老師的遺體暫時移去了太平間,而其他人則離開醫院籌備她的喪事。

但是,剛走出醫院門口,鄭龍娣卻突然和一個學校代表發生了爭執。

「魏老師的積蓄憑什麼給你,她無兒無女,這些東西應該歸屬于學校。」學校代表大聲地說道。

「因為我是保管人,可以把積蓄轉到我這里。」鄭龍娣心平氣和地說。

「不可以轉到你名下,300多萬不能就這樣轉到你這里。」

「魏老師沒有剩下那麼多錢,她只有130多萬,哪里來的300多萬。」

一時之間,鄭龍娣和學校代表因為魏老師遺產的事情吵得不可開交,根本無暇去辦理魏老師的喪事。

魏老師無兒無女,也沒有立下遺囑說死后要把財產給鄭龍娣,所以鄭龍娣的要求讓所有人都覺得非常詫異。

學校為了保護魏老師的遺產不被鄭龍娣拿走,當天就找到了魏桂容生前居住的房子里。

這是一套三室兩廳的套房,市值1500多萬。

學校害怕魏老師住所里的東西也被鄭龍娣盯上,于是就讓一個老師登記屋內的東西。

而另外幾個人則在一邊監督,于是就有了開頭的那一幕。

他們把所有的家具、電器都做了詳細的登記,還保留了照片。

臨走的時候,學校代表不放心,于是又聯系了物業把房子大門的鎖芯換了一個新的。

可能是鄭龍娣用鑰匙來開魏桂容家門的時候發現門打不開,她直接采取了另外一個辦法,試圖拿到魏桂容的遺產。

鄭龍娣來到了向FY申請對魏桂容的遺產啟動特別程序。

鄭龍娣覺得魏老師去世之后因為沒有親屬繼承這筆遺產,那麼這些財產就自動歸為無主財產。

她申請,要作為魏桂容生前的扶養人,合理合法地繼承這筆無主財產。

當法院把鄭龍娣的申請進行公示,并告知魏桂容生前就職的學校的時候,才知道這件事情。

學校方面非常生氣,「如果我們沒有及時對這個公示提出異議的話,鄭龍娣就會獲得法律的支持,然后繼承這筆遺產。」

因為學校代表對此申請提出了異議,所以這個特別程序才被迫終止。

雖然鄭龍娣再次受挫,但是她并沒有就此收手,而是直接與這間中學對簿公堂。

誰是誰非,真假難辨?

據鄭龍娣所說,1965年,13歲的她考進了中學,成為了魏桂容的一名學生。

當時,魏桂容才三十多歲,正是最年輕漂亮的時候,學校的同學都很喜歡這個氣質優雅的老師。

魏桂容是鄭龍娣所在班級的班主任,與這個班級的學生接觸也更多。

鄭龍娣發自內心地喜愛這位魏老師,也很尊敬這個漂亮的老師。

而魏桂容對鄭龍娣這個學生也很照顧,雖然鄭龍娣長得瘦瘦小小的,但她還是任命鄭龍娣當班級的大隊長。

沒過多久,一場浩劫來臨,很多學生都開始激烈地反抗學校的老師,上海中國中學的老師也受到了波及。

在這個時候,身材瘦小的鄭龍娣挺身而出,堅定地站出來保護魏老師。

「我當時對同學們說,你們不能這樣做,魏老師沒有做錯事,你們不能傷害她。」鄭龍娣后來回憶說。

也正是鄭龍娣的保護,使得魏桂容在那個特殊的年代能夠完好無損地全身而退。

也正是這一次的挺身而出,讓這對師生有了一段足足維持了四十多年的長久感情。

后來,鄭龍娣響應政策的號召,成為了一名知青,去支援偏遠的農村建設。

而魏桂容雖然沒有辦法去學校教書,但是依舊留在了當地生活。

雖然兩人相隔兩地,但是書信往來卻沒有斷過,一直關心著彼此的生活。

這一段時間內,魏桂容唯一的姑媽去世,她再也沒有了親人,只能一個人孤零零的生活。

幾年之后,鄭龍娣回來了,聽說了魏桂容的情況之后就經常去看望她。

而魏桂容也被請回了學校,重新站在了教書育人的講臺上。

鄭龍娣經常去魏桂容家幫忙,幫她解決生活上的一些瑣事,有時候還會專程來給她做飯。

隨著魏桂容的年齡越來越大,鄭龍娣漸漸地滲透到了她生活的方方面面中。

魏桂容想要換房子搬家,鄭龍娣就在上班之余跑遍了很多的小區,幫她找新家。

魏桂容生病住院,也是鄭龍娣忙前忙后,還特地請假來醫院陪護。

從鄭龍娣的描述中看,兩人的感情非常深厚,她也的確可以作為魏桂容的扶養人繼承遺產。

但是,學校卻非常不認可鄭龍娣的說法,表示先前從來不知道鄭龍娣這個人。

「他們都不知道有這個學生的存在,既然很早之前就在照顧魏老師了,那為什麼學校的老師都沒有在魏老師家見過鄭龍娣呢?」學校請來的律師辯解說。

學校方面還表示,魏桂容前后住了好幾次院,每次住院他們都會派教師代表前去慰問,可卻沒有一次見過鄭龍娣。

中學認為,鄭龍娣的話都是編撰的。

她從來沒有照顧過魏桂容,卻在魏桂容去世的時候妄圖來搶奪遺產,這種行為非常可恥。

雙方各執一詞,吵得不可開交,那麼誰的話比較可信呢?

反轉,40多年的師生情誼

邱玉生是魏桂容的同班同學,兩人相識六十多年,一直沒有斷過聯系。

魏桂容去世的時候,邱玉生也守護在她身邊,陪她走過了最后一程。

邱玉生早就已經退休,生活無憂的他買了一臺攝像機,閑來無事就會拍些照片記錄生活。

魏桂容從2010年的時候身體情況就急轉直下,經常生病住院,也不能再走路了。

邱玉生經常去看望這位老朋友,也經常在魏桂容處碰見來照顧她的鄭龍娣。

在邱玉生拍攝的照片中,經常可以看見鄭龍娣的身影。

除此之外,邱玉生還有每天記日記的習慣,在他的多頁日記中也可以看出鄭龍娣與魏桂容的關系非常好。

「9月2日上午9點鐘,我到了魏桂容所在的醫院,當時鄭龍娣也在,正在給她喂水。」邱玉生一頁一頁地翻看著以前的日記。

「2012年9月9日,鄭龍娣打來電話,說魏桂容的情況很不好了,我非常擔心。」

邱玉生說,他很早之前就知道鄭龍娣這個人的存在了。

之前,魏桂容要搬家,邱玉生就問需不需要幫忙。魏桂容一口回絕了,說有學生會來幫忙,不需要麻煩他。

而魏桂容曾經教導過的其他學生也表示,鄭龍娣對魏老師非常好,完全是把她當母親來對待。

只要魏老師有需要,鄭龍娣就會馬不停蹄地趕過去,幾十年來都是如此,鄭龍娣的一個同學如此回憶。

據這位同學所說,在2006年的夏季,魏桂容不小心摔了一跤,腿出現了輕微的骨折。

鄭龍娣夫妻倆每天晚上下班都會到醫院里去看望魏桂容,還會輪流守夜。

后來,鄭龍娣想到傷筋動骨一百天,于是就跟單位請了很長一段時間的假,專門守在魏老師的身邊。

跟魏桂容住在一個病房中的病友也說,鄭龍娣對魏桂容很好,剛開始都誤以為她是魏桂容的女兒。

那個時候,魏桂容已經在彌留之際了,她體內的器官也已經開始腐爛,渾身散發著很大的味道。

待在同一個病房中的其他人都不太能夠接受這個味道,可是鄭龍娣卻能面色如常地為她搽拭身體,給她喂水喂流食。

「很多親生的女兒都沒有她這麼盡心,更不要說她只是一個沒有血緣關系的學生。」一個病友說道。

既然鄭龍娣與老師的感情如此深厚,那為什麼老師一過世,她就急不可耐地想要魏桂容的遺產呢?

后來,鄭龍娣的丈夫解釋說,在魏桂容住院期間的醫療費都是他們倆墊付的,大概有50多萬。

他們的家庭也不是特別富裕,所以才想用魏桂容的遺產來填上這個缺口。

相關部門拿到了醫院的收費單據,發現每次的費用都是來自鄭龍娣的銀行卡。

2012年12月15日,做出判決,魏桂容遺留下的200萬積蓄歸鄭龍娣所有。

但是,房產不能給鄭龍娣,因為這是無主財產,所以只能收歸國家。

拿到財產的鄭龍娣并沒有高興多久,因為一次偶然的機會,她發現魏老師的骨灰遲遲沒有入土為安。

當初,學校領走了魏桂容的喪葬費用,表示會承擔起魏桂容的葬禮,還不允許鄭龍娣插手。

但后來,鄭龍娣才發現,學校沒有給魏桂容買骨灰盒,更沒有給她買墓地,她的骨灰就放在一個布袋子里。

對此,學校的解釋是,「魏老師沒有后人,以后也沒有人祭拜,所以他們想給她舉行海葬,但是海葬需要排隊,還沒有輪上。」

鄭龍娣對學校的說話非常氣憤,魏老師桃李滿天下,很多學生都想來拜祭她,只是一直沒有找到她的墓碑。

2015年3月31日,鄭龍娣和魏桂容曾經教導過的學生們為她舉行了一個簡單的葬禮。

鄭龍娣不想再打官司了,所以自己出資為魏老師購買了骨灰盒和墓地。

魏桂容下葬的公墓里,也埋葬著鄭龍娣的公公婆婆,所以每次來祭拜公婆的時候,也會來看望她待之如母的魏老師。

2022年4月5日清明節,鄭龍娣和幾個同學一起去墓地祭拜魏桂容老師。

這些年,魏桂容教授過的學生時常會來看望她,給她獻上一束鮮花。

有些學生并不在當地工作,但是他們每次回來都會過來祭奠。

其中,鄭龍娣依舊是來得最勤快的一個學生,即使再忙,她也會記得魏桂容的生日和忌日,準時來給她掃墓。

有時候,她和丈夫來看望公公婆婆的時候,也會順道來魏桂容的墓碑前看望。

「很多人都不理解我對魏老師的感情,其實我只是遵從本心而已。」鄭龍娣說道。

鄭龍娣把魏桂容當成母親來對待,做到了女兒該做的一切,希望好人一生平安。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