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音音:因李小龍入圈,后整容失敗,69歲獲影后的她經歷了什麼?

在鏡頭前,一個樣貌丑陋,猶如妖婆的七十歲女人,點起煙說起了從前。

她的婚姻是世界上最糟糕的婚姻,老公帶著小三住在家里,情人在她面前耀武揚威,

為了兒女她無法失婚,就這樣守了幾十年的活寡。

記者問她 :「你后悔嗎?」

她的臉部肌肉僵硬,表情毫無波瀾,但從眸光中依稀能看到對從前的向往:

「我后悔了幾十年,如果當初的我能有現在的閱歷和經歷,一定不會踏入這個地獄。」

這位可憐的老人便是邵音音,

她的臉可以說是奇形怪狀慘不忍睹,這一切都源自于失敗的整容。

有人嘲笑她整容是因為沒有實力,她回道:

「上了年紀你就知道了,實力?我年輕的時候也很有實力。」

在那個香港電影開始風靡的時代,一位武術家橫空出世,用雙拳打開了美國電影的大門,

他將功夫傳向了全世界,后人來看,李小龍的電影中哪怕是個龍套也是能力不俗,

日后成為了娛樂圈中的大佬級人物,比如林正英,洪金寶,成龍。

而常年作為女主出鏡的丁佩也被后人冠以神仙顏值的稱號。

殊不知,當年的邵音音差一點就成了李小龍的第二個御用女主。

邵音音出生在香港,后搬家去台灣,

小時候父親常年不在家,母親的吵罵聲成了她唯一親近的聲音。

學醫畢業后在郵輪上成為一名醫生,隨著船只漂洋過海。

只是在那天,一切都是那麼碰巧,船只停在了香港,邵音音遇見了老同學,

老同學帶她觀看了 《龍爭虎斗》的拍攝現場,李小龍的目光就在這時看了過來。

游輪上消息閉塞,沒有接觸過功夫片的邵音音自然不清楚對面的男人是誰。

而李小龍一眼就看中的她,認為這個女孩十分的有靈氣,當下便邀請她試戲。

「有我李小龍一日,就會有你一日。」

這樣的承諾出自李小龍的口中,這對于一個新人來說無疑是天上掉餡餅。

娛樂圈有多賺錢,明星就有多風光,邵音音顫抖著等待命運被改變。

可沒想到,命運還沒開始,就突然結束,李小龍突然病逝,震驚世界,

而僅有數面之緣的邵音音也被之前推介的電影公司拒絕。

為了向著新目標努力,她跟著劇組跑龍套,只是露個臉的片段也認真地準備。

但結果并沒有得到任何人的重視,在后來的采訪中她嘆息過:

「當年在娛樂圈除了李小龍看得上我,沒有任何人看得上我。」

夢想似乎就這樣夭折了,這時的她接到了一個劇本的邀請,抱著再拼一把的念頭她同意了。

這是她第一部戲份最多的電影,可拍到后面卻突然被告知需要脫衣服。這讓邵音音嚇蒙了。

在導演萬般保證只拍后背后,邵音音咬著牙同意了,

但她沒想到,脫下的衣服,她用了幾十年才穿回去。

電影播出后,并沒有向導演保證的那般,而是全方位出鏡了,

邵音音很羞恥,也很憤怒,但面對巨額的違約金她毫無辦法。

她想離開這個圈子,哪怕隨便找份工作也好,可沒有人要她,就連掃地的工作都找不到。

那個年代的香港很神奇,人們無法接受風月片,會瞧不起這類電影,

可影監又允許放映,只因為這種電影能用最低的成本獲取最高的利益。

而當片酬拿到手里后,邵音音的憤怒離奇地平息了一些,

她瞧不起這種電影,現在,她有些瞧不起自己,否則為何攥著錢的手越捏越緊。

有了第一部風月片后,便只有一條道走到黑,

邵音音別無選擇,為了活下去只能繼續拍攝。

所幸片酬也越來越多,不久之后,她竟然站上了領獎臺,

望著臺下的燈光,她恍惚地覺得,這是她最幸福的時光,

那一刻她忽略了來自事業的噩夢,做起了最純真的幻想。

可那個年代不會允許做夢,一個「中國娃娃」的稱號讓她遭到了娛樂圈的封殺。

甚至許多公開場合制片人導演都不敢讓她上臺,生怕受到牽連。

不得已,她只能去接拍一些電視劇,可風月片女主的身份讓她受到了莫大的侮辱。

邵音音在采訪中回憶道,

甚至有人當面向她開價,并且價格很低。

邵明明知道,女星做了這些事,想要真正的從良就只能嫁人。

她不在乎未來老公的長相和財富,只希望能平平淡淡遠離這個讓她惡心的圈子,

于是她離開台灣,在馬來西亞遇見了陳耀文。

那時的她轉行做了歌手,陳耀文便是她的粉絲,

在富商身份的加持下很快便將邵音音追到了手。

兩人婚后生下一兒一女,本以為幸福的生活就這樣重新開始,

沒想到,卻成了她無止境的噩夢。

陳耀文開始出軌找小三了,得知邵音音的過去后開始對自己辱罵了,

再后來他帶著小三住進了屋里,當著他的面羞辱她,甚至在用餐時留下小三,讓她滾出去。

邵音音不敢相信這是自己的命運,她覺得是自己年老色衰了,

為了挽回婚姻,當下決定去整容,給自己的下巴裝了個假體。

卻不曾想一次意外地摔倒使得假體位移,手術的時候又大出血,

整個面部神經紊亂,直至,成了如今這副模樣。

邵音音不止一次看著鏡子自嘲,就像看著自己的生活,

她想過失婚,可丈夫說她拿不走一分錢,因為他是會計師,認識很多律師。

邵音音不要錢,可丈夫說孩子你也別想拿走。

這下邵音音不想失婚了,她什麼都不在乎了,唯獨兩個孩子。

小三在她面前喊她姐姐,表示自己想住進家里,和她們一起生活。

她冷笑一聲: 「好啊,你來住啊,這就是你家別客氣啊,

那男人也是你老公,小三的名字給你,正房也給你。」

她生氣,氣了幾十年,可她很無奈,為了孩子只能守這幾十年的活寡。

如今的她七十歲了,說起現在的娛樂圈,眼神中十分羨慕,

她說,一次有個導演拍攝了一部很露的電影,特效很好,演員也很漂亮,

可最后只有十幾萬的票房,她問一些男孩子為什麼不去看。

男孩說:「 我知道這些電影就是為了博人眼球,甚至可能導演是騙那些女孩拍的,

我們就是不看,要讓他們虧本。」

邵音音感動又羨慕,毀容后的她意外地在內地走紅,成了電影中老妖婆的專業戶,

甚至得了很多獎項,看著身邊開放善良的朋友們,她只感嘆自己沒能生活在這個時代。

對于自己,她看得很開,也許那天自己就會患癌死掉,

但她不怕了,他只想在現在的時間里陪著自己的孩子。

她說: 「我很苦,但我不怕別人說我,這就是我的人生。

現在有生之年,我只想珍惜身邊的每一個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