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剛過世,七旬老父急娶保姆,女兒憤怒提告,父無奈道出苦守40年驚天秘密,結局讓他羞愧難當

2018年8月,上演了一場家庭鬧劇:一個40出頭的中年女士,與自己年過七旬的老父對簿公堂, 理由是母親剛剛過世,父親就準備和保姆結婚,要求剝奪父親的遺產繼承權。

喪偶再婚并不違反公序良俗,況且即使是老年人,也有追求愛情的自由。

但天津的這個案例卻有其特殊性,因為它屬于我們開頭所說的那種情況:雇主和保姆結婚。

原告叫車曉寧,被告是她的父親車洪生,車曉寧狀告父親時,母親齊文英才過世18天。

母親剛去世,女兒卻把父親告了,究竟是什麼深仇大恨,讓父女二人反目相向?這場「狗血倫理劇」的背后,又隱藏著什麼真相?

事情還得從十幾年前,車曉寧的母親齊文英生病說起。

2005年,齊文英突患腦梗,雖然保住了性命,卻落得個重病在床且大小便失禁的后遺癥,不僅如此,齊文英的大腦也受到嚴重損傷,智力低于常人,無法與人正常交流。

可以說,齊文英的狀態與植物人差不多,而且根據醫生的判斷,沒有好轉的可能。

當時車曉寧已經出嫁,俗話說「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結婚后的車曉寧有自己的小家要照顧,自然沒辦法在父母身上花太多的心思,所以齊文英生病后,主要是丈夫車洪生在照顧,而這一照顧就是十年。

齊文英生病時,車洪生已是年近六旬的人,十年過去后,他早已滿頭白發,體力也日漸衰竭,照顧妻子愈發吃力。

為了減輕負擔,車洪生找了個保姆,這件事當時也經過了女兒車曉寧的同意。

但讓車曉寧萬萬想不到的是,過了兩年,父親突然提出要跟保姆結婚,理由是只要結了婚,就不用給保姆付工資了,錢也就省下來了。

父親的話讓車曉寧哭笑不得,天底下哪有為了省下保姆費而跟保姆結婚的?況且她的母親還在世,父親跟保姆結婚,豈非意味著要跟母親先失婚?作為女兒,這是她絕對不能接受的。

因為女兒的反對,車洪生最終沒能跟保姆領證,但兩人的關系似乎變得非同尋常,這一點,就連偶爾回娘家的女兒車曉寧都注意到了。

不過車曉寧并不在乎,在她看來,只要父親不邁出最關鍵的一步,也就是跟保姆領證就沒關系,畢竟只有成為法律意義上的夫妻,才有資格共享財產。

可沒想到,幾個月后,齊文英突然在吃早飯時「噎到」,搶救無效離世。

車曉寧的母親齊文英生病后幾乎成了「植物人」,吞咽時很容易噎著,所以每次吃飯,都需要有人細心照看。

沒請保姆之前,這個任務都是交給車洪生去做的,十年來從未出過意外,請了保姆后,任務就移到了保姆肩上,兩年來也沒出過事。

可偏偏就在父親要娶保姆,并且被女兒反對之后,母親突然噎到去世了,這不得不讓人產生更多的聯想。

所以第一時間,車曉寧就懷疑是保姆干的。

但最終卻沒有找到保姆涉案的堅實證據,反而有一個助她脫罪的事實: 車文英吃的那塊油條上,有幾個牙印,所以很可能是齊文英自己咀嚼吞咽時不慎噎住的,而非車曉寧懷疑的那樣由保姆硬塞進去。

保姆雖然脫了罪,車曉寧的疑心卻仍然沒有消退,反而因為父親的態度而變得更加嚴重。

車曉寧覺得父親一直在袒護保姆,雖然表面上說是想讓她的母親早日入土為安,可實際上,卻是不想讓保姆背上法律責任,他甚至為此說了謊。

最開始的時候,車洪生堅稱妻子離世時,他和保姆都在家里,可事后調查卻發現,妻子離世的那個早上,車洪車開車出門了。

撒謊肯定是有動機的,而車洪生的謊言,明顯就是在為保姆開脫,正因如此,車曉寧更加懷疑保姆有作案動機,只是苦于沒有證據支撐。

最讓車曉寧無法接受的是,母親的葬禮剛辦完沒幾天,父親就突然告知她要跟保姆結婚。

這不是父親第一次要跟保姆結婚,但以前母親健在,父親想結婚必須先失婚才行,如今母親去世了,最大的障礙也就不存在了。

母親蹊蹺離世,保姆很難脫離干系,父親又堅持要跟保姆結婚,這一連串發生的事,讓車曉寧既悲痛且憤怒,為了阻止父親的行為,更為了阻止母親財產的流失,車曉寧在義憤之下選擇提告。

呈交訴狀的日子,是母親齊文英去世的第18天。

俗話說「清官難斷家務事」, 面對調解員的勸解,車曉寧堅持認為「母親死得蹊蹺,不能讓父親繼承遺產,否則就是便宜了保姆。」

可讓大家都想不到的是,在調解室里,車洪生突然說出了一個隱藏40年的大秘密。

面對女兒的指控,車洪生突然情緒失控說出了一句話:你不是我親生的,我的養老不能指望你。

父親說出這種話,車曉寧當時就坐不住了,她告訴調解員:父親懷疑自己并非親生純屬污蔑,因為她跟父親一樣有「少年白頭」的癥狀,光憑這個,就能充分證明他們是親生父女。

然而車洪生卻舉出了有力證據,他說自己早年當兵,結婚時只在家里待了一天就去部隊復命,那天晚上雖然跟妻子有親熱,卻「沒見紅」。

不久之后,車洪生聽說妻子懷孕,然后又過了幾個月,妻子生下女兒車曉寧。

車洪生本來從未懷疑過女兒不是親生的,直到有一天,他突然想到女兒出生距離他結婚有11個月的間隔。

俗話說「十月懷胎」,齊文英怎麼會懷了11個月才生下女兒呢?

車洪生為此專門請教了朋友,朋友信誓旦旦地告訴他不可能,所以從那以后,車洪生就懷疑女兒不是親生的。

但是這個問題他卻從來沒有跟妻子提起,因為他覺得一旦說開了,不僅妻子名聲受損,他也會顏面盡失,所以幾十年間,車洪生假裝車曉寧是他的親生女兒,也給予了她正常的父愛。

由于車洪生的「隱忍」,車曉寧得以擁有一個完整的家庭和一個幸福的童年,即使結婚后,父女之間的感情也依然深厚。

直到有一天,車洪生想娶保姆為妻,一切才發生了改變。

站在車洪生的角度來看,女兒干涉自己的婚姻,就是在阻礙他追求幸福,這讓他漸漸產生「不是親生的就靠不住」的想法。

可車曉寧卻不知道父親的疑慮,她只是單純覺得父親娶保姆的借口很荒唐,并且覺得這樣做會嚴重傷害母親的利益,這才堅決反對。

由于各有各的心思,車洪生又不愿意透露隱瞞幾十年的秘密,父女倆的隔閡越來越深,車洪生對女兒的疑心也越來越重了。

正因如此,妻子離世后,車洪生才會立刻準備跟保姆結婚,并且要把財產和女兒盡早切割干凈,他覺得女兒不是親生的,不可靠,養老不能指望她,而「日久生情」的保姆,才是他唯一的希望。

真相說開后,車洪生沒有了顧慮,可女兒車曉寧,卻對他的言辭嗤之以鼻。

即使父親百般否認,車曉寧仍然認為她是親生的,并要求跟父親做親子鑒定。

調解員認為車曉寧的提議很合理,車洪生也很自信地認為車曉寧不可能是他的親生女兒,因此也同意去做。

然而鑒定的結果卻讓車洪生大為震驚,車曉寧居然真的是他的親生女兒,40年來的懷疑,成了無中生有的事。

生物學上講,人類的嬰兒是不可能懷胎11月才出生的,既然車曉寧是車洪生的親生女兒,那就只有一種可能:車洪生記錯了時間。

如此一來,整個事件就變得十分可笑了,因為自己的錯誤記憶,懷疑了妻子40年,如今又對親生女兒心生疑慮,一想到這里,車洪生不禁滿臉羞愧。

調解員見狀,就趕緊勸他向女兒道歉,車洪生欣然答應,因為此刻的他,心中最大的疑慮已經不復存在,既然車曉寧是他的親生女兒,養老的事自然就有保障了。

車洪生不僅向女兒道了歉,而且還當著車曉寧和調解員的面承諾不再娶保姆為妻,看到父親作出這樣的承諾,車曉寧也原諒了他。

調解的最后一刻,父女相擁哭泣,一頭白發的車洪生激動地說:「我終于有女兒了!」

一份親子鑒定報告,徹底消除了父女之間的隔閡,然而整個事件,最無辜的卻是那位曾得到車洪生婚姻承諾的保姆。

或許在車洪生的心中,原本就沒有把保姆當真愛,他之所以堅持要跟保姆結婚,不過是因為不放心「沒有血緣關系」的女兒罷了。

倘若果真如此,保姆與車洪生結婚后,恐怕也未必幸福,那麼如今的這種結果,對于保姆來說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