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老了,要在老家有一方小院

houxue 2021/10/04 檢舉 我要評論

01

“可以調素琴,閱金經。無絲竹之亂耳,無案牘之勞形......”

身居陋室,遠離喧囂,彈琴歌唱,烹雪煮茶,或閉目養神,聽鳥語,聞花香。是不是你和我一樣,盼望有朝一日,擁有一方小院,洗去心靈的塵埃,撫慰人生的過往。

或者,你還可以想像到,身處鬧市,卻能獨坐一隅,放下工作,關掉手機,和心愛的人,好好吃飯,好好聊天。

夢想很美,現實很殘酷。燈火闌珊處,我們拖著疲憊不堪的身體,回到看不到天空的房子裡,倒頭便睡。來日一早,不得不爬起來,行走在來來往往的人流裡。悄然,白髮生,皺紋長,落得一聲歎息。

當你老了,混跡城市,太累了,就回老家吧。

02

小院簡單,一花一草。

詩人顧城說:“我們站著,扶著自己的門扇,門很低,但太陽是明亮的,草在結它的種子,風在搖它的葉子,我們站著,不說話。”

把老家的那塊荒地,翻開,挖一些土回來,放在院子裡。上面種花,也有野草,肆意長著,不要拔掉,總有一天,會有意外的驚喜。

一大早,推開低矮的木門,映入眼簾的,是籬笆上的牽牛花,一朵一朵,次第開放,還翻過了籬笆,把美好送到了院外。

牆角的蒲公英,長得很大了,花朵卻是預放未放,上面有碩大的露珠,有陽光灑在露珠上。

深呼吸,花香滑過鼻息,一整天都特別美好。

03

小院優雅,抬頭見天。

《小窗幽記》裡寫道:“寵辱不驚,看庭前花開花落;去留無意,望天上雲卷雲舒。”

小院裡,總有幾把竹椅,夜裡也不要收回。任由日曬雨淋,褪色了,卻顯得特別古樸。

閑來無事,躺在竹椅上,看雲朵變來變去。忽然想起小時候,老師讓我們寫的句子——一會兒像馬,一會兒像猴,一會兒像高山,一會兒散落成無數的魚鱗。

晚霞,緩緩地湧來,從一座山坳裡出現,從另一座山坳隱沒。

有星星,眨巴著眼睛,特別清晰,叫不上名字。

想起小時候,把一盆水端到小院裡,等水安靜下來,月亮就悄悄浮現在水面。月亮很高,卻能夠落在院子裡,真的很神奇。

04

小院有愛,老伴作陪。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慢慢變老。老到走不動了,還能彼此依靠,慢慢聊。

每個人都希望,和心愛的人浪漫一生。可是忙碌的生活,把愛情帶入了墳墓。

當你老了,還能夫唱婦隨,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回到自家的小院,一切的浪漫,都可以找回來。

蘇東坡被貶之後,妻子王閏之不離不棄,他們一起開荒種地,挖野菜充饑。兩個原本富貴的人,患難與共,卻也十分美好。

妻子過世時,他悲痛萬分,寫下“唯有同穴,尚蹈此言”的誓言。

很喜歡一句話:“不是風景有多好,而是陪伴你看風景的人,有多好。”

草屋一間,荒地兩畝,菜地兩分,你耕地來我澆水,夫妻雙雙把家還,苦日子裡,也能盛開一朵雙生花。

05

小院自然,四季交融。

宋朝無門慧開禪師說:“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

城裡的季節,總是來得緩慢一些。或許,一年四季都一樣,高樓林立,道旁樹永遠都是翠綠的。

家鄉的季節,卻來得特別猛烈。只要是立秋一過,就有落葉飛來舞去;夏天的荷塘裡,青蛙一直在鬧騰。

常常,會想起魯迅先生筆下的那只“猹”,一不留神就從腳下穿過去了,皮毛很光滑,似乎有油。猹在西瓜地裡,把西瓜咬得“啦啦”作響。

冬日裡,就能在雪地裡,用一個碩大的簸箕和一根木棍、繩子,就能抓住飛來飛去的鳥。

06

小院安寧,心安人安。

蘇軾說:“此心安處是吾鄉。”

一個人漂泊太久,心就一直在流浪。住在高樓裡,卻感受不到一時半會的安寧。心裡很慌亂,不知道明日要如何應付繁忙的工作,也不知道,會不會有意外。

住在小院,可以睡到日上三竿,也可以早起,隨時都可以打個盹,時間是自由的。

輕輕的鼻息,均勻的心跳,從容的腳步。

出門去,也不要管門鎖好了沒,有客人來了,自己進屋喝茶。也許門口有一條狗,帶來了“柴門聞犬吠”的詩意。

時間很快,過去了就算了,沒有什麼遺憾,畢竟大家都不忙,不要追趕什麼。

07

林語堂說過:“宅中有園,園中有屋,屋中有院,院中有樹,樹上見天,天中有月,不亦快哉。”

人老了,何處是歸途?

或許那家鄉的小院,就是最好的去處。

如果不是這樣的話,那麼為什麼陶淵明會掛印辭官,為什麼那麼多人,嚮往“世外桃源”?又為什麼,生命總要落葉歸根?

詩意的生活,需要花錢去買,但是這樣的話,太做作了,太範本化了。放下金錢的欲望,用心去感受庸俗的生活裡的一些特別的元素,把生活的故事,收集起來,變成簡單的詩。

回家,有粗茶淡飯在桌上;出門,可以看得見山,望得見水;窗外,有風,來了,又離開了;腳下,有泥土,還有露珠打濕褲腳邊......

真的,這一生不必那麼忙,也不必什麼都爭。

真的,鬧騰夠了,就回歸本真,自然美好。

人老了,一方小院,安放自己的靈魂,可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