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聖母院》:真正的愛人,不一定美麗,但一定善良

houxue 2021/10/08 檢舉 我要評論

雨果曾在《巴黎聖母院》的序言裡說:

“歲月的蹉跎贈予這座教堂的,遠比奪取的要多。時間在主教堂的正面塗上了一層深暗的世紀色調,將建築物的滄桑變成一種魅力。”

多少個世紀過去了,如今坐落在巴黎塞納河畔的那座凝鑄著文明聖光的巴黎聖母院,已經跟隨著一場沖天的大火消失在了歷史的煙塵裡。

雨果所留下的這部名叫《巴黎聖母院》的小說,卻隨著時光的流逝而愈發地流光溢彩,從而閃耀出一種永恆的人性光輝與不朽愛情的偉大。

有一艘顛簸的小船叫命運

雨果曾說:“當命運遞給我一個酸的檸檬時,讓我們設法把它製造成甜的檸檬汁。”

《巴黎聖母院》正是雨果借命運的酒杯為我們調製的一杯檸檬汁,只是它的味道一點也不甜,甚至還充滿了酸澀。

而女主人公艾絲美拉達和凱西莫多的人生,則大多都是悲苦的味道。

艾絲美拉達原本是法蘭西人,可惜她的母親巴格特是一名巴黎社會底層的妓女。

當艾絲美拉達出生的時候,便是一個私生女。

更悲慘的是,她出生不久就被流浪的波西米亞女人偷偷地換走了。

留下來的則是一個小怪物,這便是後來成為聖母院敲鐘人的凱西莫多。

艾絲美拉達就這樣成了一名人們眼中的埃及女孩,長大後隨著流浪的波西米亞人一起變成了街頭賣藝的波西米亞女郎。

她天生聰慧,漂亮嫵媚,擁有著絕好的身材和一頭如同金絲一般的卷髮。

只是出身的低微已經在她的身上打上了一層深深的底層烙印,成為一生揮之不去的恥辱。

艾絲美拉達的母親失去了女兒,發現留下來的是一個醜陋的男孩。

他有著幾何形的臉,四面體的鼻子,馬蹄形的嘴,參差不齊的牙齒,獨眼,耳聾,駝背……似乎上帝將所有的不幸都降臨在了他的身上。

失去了愛女的巴格特,當然不會容忍留下這樣一個小怪物,於是便把他遺棄在了巴黎聖母院的門口,被後來成為副主教的克洛德收養。

而因丟失女兒在絕望中苦等了15年的巴格特,則變成了一個自私、冷漠的隱修女。

當她再次見到女兒的時候,艾絲美拉達已經面臨著被處以絞刑的命運。

我們不得不說,雨果把一杯酸甜的檸檬汁,調製成了一杯苦酒。

這裡面的酸甜苦辣鹹,可謂五味雜陳,實在令人難以下嚥。

有一種愛情叫盲目

《越人歌》裡曾經這樣唱道:“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

艾絲美拉達大概就是這種美人,萬人矚目,傾國傾城。

當巴黎聖母院的副主教克洛德第一次在街頭看到艾絲美拉達的舞姿時,他的心就亂了。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