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嬤堅持不生小孩,94歲戶頭有百萬拆遷款,卻只能住安養院,房子被偷偷過戶,她淚:我真的后悔

幾十年前,丁克在中國還是一個很新鮮的詞匯,也很難被社會大眾所認同。

到了今天,丁克已經不再稀奇了,90后、00后的許多年輕人,更是宣稱自己為「不婚族」。

不管是丁克還是不婚族,沒有后代就是他們的共同點,大家自古講究「養兒防老」,所以很顯然,丁克們的養老必然是一個大問題。

最早的一批丁克,如今已到了八九十歲的年紀,他們的養老現狀是怎樣的呢?

這個問題,一位94歲的季奶奶就很有發言權。

季奶奶出生于富貴家庭,兄弟姐妹5人,全部受過良好的教育。

20多歲時,季奶奶與一名門當戶對的男子結婚,有意思的是,兩個人都不想生小孩,于是就做了丁克。

在那個年代,新婚夫妻不生育是會被人指著鼻子說的,好在季奶奶和丈夫的原生家庭都比較優秀,雙方的親戚也大多開明,所以雖然一直沒生孩子,季奶奶也沒感受到多大的壓力。

年輕時的丁克生活帶給了季奶奶和丈夫很大的快樂,兩人有充分的時間享受生活,享受二人世界。

可惜好景不長,季奶奶的丈夫只活了50多歲便去世了。

丈夫是季奶奶的靈魂伴侶,他這一走,季奶奶的整個世界都崩塌了,自然也沒心思再找個伴。

不過她兄弟姐妹眾多,盡管沒有孩子,但有娘家人的陪伴,生活倒也不算孤獨。

隨著時間的推移,季奶奶的兩個兄弟先后去世,遠嫁的兩個妹妹也因為年老而無法經常來探望,季奶奶才感受到了孤獨。

為了緩解孤獨,也為了老了以后有個保障,季奶奶收養了娘家侄女的兒子作為外孫。

說是收養,其實是給自己找了個監護人,因為外孫當時已經成年,不需要季奶奶照顧,反倒是季奶奶的養老需要靠他。

侄女的兒子跟自己雖然有血緣關系,卻十分疏遠,況且又是個成年人,把養老托付給他,對于季奶奶來說,真的有保障嗎?

這個問題其實并不復雜,事實上,季奶奶的養老,并不是真的需要外孫出錢,她在市中心有一套舊房子,以這套房子的市值,覆蓋季奶奶的養老費用綽綽有余。

所以實際上,季奶奶相當于找了個親戚「以房養老」:她活著的時候,外孫盡孝,等她百年之后,房子則歸外孫繼承,如此皆大歡喜。

可沒想到,十幾年后,90多歲的季奶奶卻十分后悔當初收養外孫的舉動,這又是怎麼回事?

事情還得從幾年前說起。

那一年,季奶奶的村子突然傳來拆遷的消息,按照當時給出的補償標準,季奶奶的老房子可以拿到幾百萬的拆遷款。

季奶奶已經90多歲了,就算以最高的標準養老,也花不了拆遷款的零頭,所以得知這個消息時,季奶奶很高興,覺得自己的養老徹底有了保障。

可沒想到,當她興沖沖地拿出房本,準備去辦理拆遷事宜時,卻發現房本上赫然印著外孫的名字!

明明是丈夫留下的房子,如今怎麼換成了別人的名字?季奶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雖然年紀大了,思維卻十分清晰,記憶也不模糊,在她的印象里,自己從來沒有簽署過房產過戶的協議,那房本的名字又是怎麼改的呢?

季奶奶當即喊來外孫,外孫卻說是她自己簽的名。

聽外孫這麼說,季奶奶立刻慌了,她想起了幾年前發生的一件事,并由此認定是外孫故意侵吞她的財產。

原來對于這個外孫,季奶奶早就開始防范了。

那是幾年前,有一次外孫過來看她,等外孫走了以后,季奶奶發現抽屜里放著的8000元不見了。

由于那段時間只有外孫來過,季奶奶就懷疑是外孫拿的,并主動質問,結果外孫脫口承認,但他卻沒有半點羞愧,也不準備歸還,好像這些錢本來就是屬于他的。

外孫的表現讓季奶奶很失望,但她想著不至于為幾千塊錢傷了和氣,便沒有再提此事。

然而這一次,季奶奶卻坐不住了,幾千塊錢她可以不追究,幾百萬的房產怎麼能隨意讓他人侵占呢?

可當季奶奶把這件事跟親戚們說時,親戚們卻反而怪她小題大做,那些人認為季奶奶既然收養了外孫,自然是準備把財產留給他繼承的,反正遲早要繼承,提前過戶又有何不可?

對于親戚們的這種說法,季奶奶堅決不認同,可她一個老人家,又如何替自己維權呢?

無奈之下,季奶奶只能找到平時跟自己交往密切的鄰居。

那個鄰居姓布,比季奶奶小了三十多歲,為人善良。

很早的時候,季奶奶曾開玩笑說要收她為干女兒,鄰居委婉地拒絕了,因為她害怕別人說她貪圖季奶奶的房產。

正是由于鄰居的拒絕,季奶奶無人托付,才最終收養了那名外孫。

聽完季奶奶的訴說后,鄰居也很為難,她很想幫季奶奶奪回房產,可這樣一來,她又免不了被人指責有不軌的企圖。

所以最終,鄰居只能努力地讓季奶奶回憶簽字的事,在她的幫助下,季奶奶終于想起了幾年前的那一幕。

那一天,許久不來看望她的外孫突然帶著自己的父母過來,三個人將季奶奶帶到了房管局。

對方當時告訴她:有件事需要她露一下面,除此以外不需要干其他的事。

季奶奶按照外孫說的去做了,結果就這樣,房本上的名字被換成了外孫的。

季奶奶堅信自己那天沒有簽字,可當她向房管局反饋時,得到的卻是「和稀泥」式的回應。

那里的工作人員也跟季奶奶的親戚們一樣,覺得房產最終還是要給外孫的,沒必要分那麼清。

不過對方也表示,如果外孫未盡到贍養義務,季奶奶可以去告他,一旦判決成立,就算房本上有外孫的名字,也可以剝奪他的所有權。

對于這種處理方式,季奶奶并不滿意,可她畢竟年紀大了,精力有限,也只能聽之任之。

因為這件事,一向樂觀開朗的季奶奶情緒逐漸低落,身體也一天比一天差。

好在外孫盡到了贍養義務,季奶奶要去醫院,他會開車送,季奶奶要買東西,他也會跑去買。

然而是這種情況只持續了一年,那天一大早,外孫突然開車過來,說要送季奶奶去一個地方。

季奶奶問去哪,外孫就說去安養院。

季奶奶一聽就不樂意了,她雖然90多歲了,卻眼不花耳不聾,生活也能自理,為什麼要去安養院呢?

可是外孫卻堅持要她去,季奶奶拗不過,只能由其擺布。

后來才知道,原來那一天正是領拆遷款的日子,外孫特意支開了季奶奶,導致幾百萬的拆遷款季奶奶連看都沒看到。

偷偷過戶房子也就算了,現在拆遷款下來了,外孫居然連個屁都不放,季奶奶失望透頂,更對當年收養的事后悔莫及。

住進安養院后,外孫探望季奶奶的頻率降低了許多,好在安養院里有幾個年紀相仿的姐妹,在她們的關懷下,季奶奶的心情和身體才雙雙好轉。

可是房子的事卻一直像塊石頭似的壓在她的心底,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季奶奶都會不由自主地想起一個問題:「如果當年生了孩子,現在會不會好一些?」

可惜她沒有機會知道答案了,時間是不能倒流的,年輕時做出的丁克決定,更是無法改變的事實。

如今已年滿94歲的季奶奶,跟兩個超過90歲的姐妹住在安養院的同一間房里。

因為情緒的問題,季奶奶的精神狀態越來越差,唯一令她感到安慰的是,鄰居偶爾會過來探望她,也只有和「干女兒」在一起,季奶奶才能體驗到一絲的快樂。

跟有兒有女的人相比,丁克的養老必然是更大的問題,因為人一旦老了,無論體力、精力還是智力都會走下坡路,到那時候,就算你再有錢,恐怕也很難擁有一份體面的生活了。

季奶奶的遭遇,可以說是收養的外孫一手造成的。然而有時候我們也不禁要問,就算外孫是親的,就算是自己的兒女,情況便會不一樣嗎?恐怕也未必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