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幸福,是餘生有知己

houxue 2021/10/20 檢舉 我要評論

01

也許,你有過這樣的感受:打開手機,看到通訊錄裡有上百個好友,但是你卻不知道該和誰說話才好。只能默默地放下手機,或者隨意打開一個平臺,瞎看一會。

把人生路上遇到的人,認認真真篩選一遍,就會發現,能夠聊得來的人,沒有幾個,可以走進心靈的人,也許一個都沒有。

如果遇到一位知己,那應該會特別幸福吧。正所謂,心上有個人,活著才精神。

02

知己,是志同道合的貴人。

人人都羡慕俞伯牙和鐘子期,一個高官厚祿,一個身為樵夫,卻能一起彈琴賞琴。留下一句美好的話——高山流水遇知音。

其實,以琴會友的古人,並不少見。

在晉朝的時候,大臣顧彥先一生鍾愛彈琴,在他死後,家人把琴放在他的靈柩旁邊,希望美好的琴聲,帶走一切的煩惱和痛苦。

著名的文學家張季鷹,和顧彥先交往密切,他們常常一起喝酒彈琴。

張季鷹說:「惟酒可以忘憂,但無如作病何耳。」

當張季鷹聽說顧彥先過世了,悲痛萬分,拿起靈柩旁的琴,連續彈了數曲,說一句 :「你還喜歡我彈的曲子嗎。」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人這一生,最難得的不是金錢,而是和自己志趣相通的人。

不管在哪個年齡段,都會遇到一起謀利的朋友,但是除去利益之後,大家在一起,也就無話可說了。

更可怕的是,有的人為了利益,背信棄義,在一起前行的路上,知難而退,留下你一個人孤獨前行。

知己,不是一起吃吃喝喝,而是一起去做點什麼,不計較位置的高低,不在乎金錢的多少,也不去想利益如何分配。

古羅馬思想家聖·奥古斯丁說過:「人與人的友誼,把多數人的心靈結合在一起,由于這種可貴的聯繫,是溫柔甜蜜的。」

前路漫漫,有人攜手同行,這份柔情,是一股無形的力量,讓我們奔赴美好。

03

知己,是和你互相辯論的人。

什麼是真愛?很多人以為,兩個人在一起,安安靜靜過一生,每一天都是浪漫的。

其實,真正的愛,是「吵不分,鬧不離,吵吵鬧鬧也要過一生」。

當你忽然有一天,失去了拌嘴的人,就會發現,人生已經沒有意義了。總不能,對著一個層次不同的人,講述自己的大道理,談自己的煩惱。

遇到一個願意陪你吵架的人,雖然會有煩惱,但是很快就會發現「真知灼見」,也會讓你醒悟過來,不再迷茫。

莊子一生都在思考,然後把自己的所思所得,告訴惠子。

惠子常常和他「抬杠」,發表不一樣的見解。比方說,他們在濠粱看到幾條魚。一個人說,這是快樂的魚,一個人說,人不是魚,是不能感受到魚的快樂。

惠子死後,莊子來到他的墳墓前,他再也找不到一個「死對頭」,可以研究理論了。

現實社會上,你會聽到很多虛偽的話。特別是你當了上司以後,滿世界都是「讚美」。你隨便發一個朋友圈,都可以得到下屬的厚愛。

你犯錯誤了,也有人鼓掌,極少有人「當頭棒喝」。

唯有知己,時刻會提醒你,方向錯了,辦事的方法有問題,看事情的態度有偏差。他才是你真正的引路人啊。

爭論,不是為了澆冷水,而是為了讓你走上正途,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古人說:「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

人生路上,那些人云亦云的人,你需要遠離他,那些獨立思考的人,你要親近他,那些提出真知灼見的人,你要厚待他。

04

知己,是一生的依靠。

唐朝詩人元稹在《離思》裡寫道:「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

人這一生,如果遇到一個鍾愛的人,那就是死而無憾了。

元稹在落魄的時候,遇到了一個高貴美麗的女子韋叢,後來,這個女人成為了他的妻子。他們一起過苦日子,誰都沒有怨言。

可悲的是,韋叢在二十七歲的時候,就病逝了。

元稹悲痛萬分,寫下一句感人的詩,發誓不再娶妻。

我們常常用「琴瑟和鳴」來形容夫妻之間純粹的愛。可是,很多夫妻,卻整日爭吵,甚至做出了背叛家庭的行為。

一輩子,只愛一個人,不管能否結為夫妻,都初心不改,生死相依。這樣的知己,會讓人越活越幸福。

因為愛,彼此依靠,風裡來,雨裡去,誰都沒有退後半步。越是有難,越要相濡以沫。

三國時期,有一個叫荀奉倩的男人,他很愛自己的妻子。

有一年冬天,妻子發高燒,荀奉倩就跑到院子裡,讓身體變冷,然後貼著妻子,帶走「高燒」。妻子過世後,他憂傷過度,沒幾天就隨妻而去。

很愛很愛一個人,那麼就會不管不顧在一起,拋棄自己喜歡的城市,放棄工作,都要去找他。似乎,唯有愛,才能救贖自己的生命。

走路的時候,一伸手,希望能夠牽手,一回頭,希望看到他的笑臉,一個人在風景裡,也無心去欣賞,而是惦記著他。

知己,不一定是能耐特別大,而是彼此的心,靠在一起,一起去面對一切。

05

魯迅曾經說過:「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當以同懷視之。」

高朋滿座,推杯換盞,卻不如知己二三,小酌一杯。

城市繁忙,人來人往,卻不如牽一人手,白頭偕老。

黃金萬兩,金光閃閃,卻不如生活簡素,患難與共。

風景無限,遠山近樹,卻不如愛情相伴,四目相望。

這一生,如若遇到知己,請倍加珍惜。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