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失敗的人,多半是做事「過度」的人

《管子》裡寫道:「亂主不量人力,令于人之所不能為,故其令廢;使于人之所不能為,故其事敗。」

作為領導,命令不切合實際,超越了能力范圍,命令自然就廢止了;要讓人們做力不從心的事情,一開始就失敗了。

農村有句俗語:「賺錢不費勁,費勁不賺錢。」

能夠獲得巨大成功的人,不是忙得天昏地暗,而是懂得以逸待勞,勞逸結合。過分勤勞的人,往往是窮人。

比方說,在工廠裡,生產線上的工人,比辦公室裡的領導,更加忙碌,但是他們的工資水準,差別很明顯。

並不是說,鼓勵大家偷懶,不勞動,而是要 讓自己的勞動,更有價值。

不難發現,人這一生,敗在過度。

過度老實,被人欺負。

我們常說:「老實人,人欺天不欺。」

社會上,老實人難以有出頭之日。他稍微有一點點成績,就會被碾壓,成績也會被人搶走。

在單位上,老實人做事最多,但是受表揚的機會更少。加班加點,都有他的份,即便是和他無關的工作,也會拉著他當主角。

聰明的老實人,都長著「刺」,以此來維護自己的利益。想要翻身,就把欺負自己的人,狠狠地刺一下,展示自己的實力,把一些小人,得罪了,也沒有關係。

另外,在機遇面前,老實人要敢于爭奪,別總是拱手相讓,或者一開始就打退堂鼓,認為自己辦不到。

過度剛強,容易折斷。

我家門口有一棵桉樹,長得特別快,只是一年時間,就是旁邊的樟樹的兩倍高了。

冬天來臨了,樹上掛滿了冰淩。忽然,桉樹彎下了腰,哢嚓一聲,就折斷了。樟樹也彎腰了,卻安然無恙。

其實,越脆的木材,越沒有彈性,越容易折斷。那些百折不撓的樹木,長得慢,在風雨裡,常常兩邊倒,左右搖晃不停。

做人,如樹。要學會彎腰,低頭,才能躲過風霜雪雨。

比方說,在工作中,遇到難啃的骨頭,你主動請纓。可是,你的能力不足,導致工作搞砸了,反而被領導瞧不起,甚至因此弄丟工作。

量力而行,不行就是不行,別逞強。

過度獨處,難成大事。

很多人相信:「獨來獨往,是一個人變強大的開始。」

盲目追求不合群,似乎是一種時髦,其實是非常愚昧的事情。

「獨木不成林」,你有天大的本事,也不能比一個群體更厲害。你做事的時候,身邊沒有一個幫手,肯定會失敗。

比方說,一家小餐廳,需要主廚,還要配菜工、服務員、推銷員等,更需要絡繹不絕的顧客。當一個小老闆,天天獨自坐在餐廳裡的時候,就意味著要關門大吉了。

做人,應該像溪水一樣,融入大河,奔騰到大海,才可以永遠不會乾涸。

過度合群,迷失自我。

我的一個朋友,每天都有應酬。

今天,有人建議他,創辦加工廠,明天有人指引他,去做餐飲店,還有人鼓吹,他是一塊做水果生意的材料。

朋友的本職工作是某單位的業務員,「能說會道」是他的強項。此外,他一無所長,可是他偏信偏聽,離開了現有的崗位,辦起了珍珠加工廠。因為技術不過關,虧了幾十萬。

曾經,在飯局上,很多人答應提供技術服務、資金支援、銷售管道,結果一樣都沒有兌現。

人啊,要有自知之明,不要在群體中,迷失方向,被別人的思想左右。

過度自信,驕傲必敗。

《山海經·北山經》裡有一個傳說:山中有一種鳥,叫精衛。傳說,她是炎帝的小女兒。

有一次,她去東海遊玩,淹死在海裡,再也沒有返回,變成了精衛鳥。

她變成鳥之後,常常銜著西山的樹枝和石子,用來填塞東海。

我們喜歡用「精衛填海」來形容那些勤奮、百折不撓的人,卻忽視了一個事實—— 東海是不能填滿的,精衛有些不自量力。

過分自信,本質上是能力不足,對當下的局勢判斷不夠精准,一開始就做了無用功。當失敗越來越接近自己的時候,會顯得特別慌亂,甚至盲目決策,做殊死搏鬥。

過度言語,信口開河。

老祖宗勸導我們:「出言有尺,嬉鬧有度。」

「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要分場合,要看對方是誰。大部分的時候,要把握言語的尺度。

每個人的智慧都是有限的,如果一直說個不停,就會揭露自己的老底,導致無話可說。非得繼續說話,就變成了胡言亂語。

說話過分了,有偏差的話、主觀臆斷、道聽途說的事、怨氣怒氣都會冒出來,得罪了人,也暴露自己「卑劣的修養」。

君子,一定會慎言,大多數時間,保持沉默。

過度謙卑,失去機會。

戰國時期,平原君手下有一個門客,叫毛遂。

有一年,秦國攻打趙國,趙王安排平原君去楚國請救兵。毛遂主動提出,他要一起前往。

楚王沒有答應平原君的請求,不願意出兵。

毛遂拿出寶劍,走到楚王面前,陳述了兩國的厲害關係,讓楚王改變了主意。

自古以來,我們都認為,做人要謙卑。卻不知道,過分謙卑,會埋沒自己。

如果你想大展宏圖,就要敢于亮出自己的成績,找到合適的位置,讓能力得到充分發揮。

人這一生,敗在過度,成在適度。

人與人交往,不遠不近最好;開口說話,點到為止;愛一個人,七分剛好;吃吃喝喝,六分醉意;成功了,不占山為王;失敗了,不坐地不起......

有度,就是人生的留白,可進可退。

有度,就是做人的彈性,能屈能伸。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