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禁少女折磨41天 被淩虐致死「鼻孔堵滿血塊」…鄰居知情卻冷漠無視

哒哒哒 2020/11/05 檢舉 我要评论

※貼心提醒,本文為重大案件回顧,內容恐引起不適,請斟酌觀看。

人類與惡的距離有多遠?或者說,未成年人可以多邪惡?

恐怖電影可能早已幻想了一百種虐殺無辜人類的方法,但日本1988年一場女子高中生水泥埋屍命案,卻是真實在現實中發生,足以改寫你對人類良知下限的認知。

17歲的女高中生,再也沒有回家

這個發生在1988年的案件知名度很高,受害者當時17歲,名叫古田順子。

某天放學,她一如往常地回家,卻在路上被一群差不多同齡的青少年綁架,從此,當世人再次有機會看見她,她已經從人生正要綻放的女高中生,變成了一具七零八落、慘不忍睹的屍體。

難以想像的虐待

犯案的青少年,前前後後大約有7個人。

一開始,主犯A要同夥把路過的順子踢倒,他再上前假意關心、說動手的人是黑社會成員。他連拐帶騙,把順子帶到旅館強暴,之後,就把她帶回同夥家裡二樓的房間,開始了連續41天不間斷的虐待。

這群頂多20歲的少年,陸續強暴、虐待她。將火柴[插·入]性器並點火、強迫全裸跳舞及[自.慰]、餵食蟑螂、耳膜傷害到幾近全聾、臉被毆打變形、用打火機的油燒到被害人腳部化膿無法行動……

光是看到文字,就讓人撕心裂肺,但這41天來,無辜的順子遭受的虐待沒有停過。時值寒冬,這群犯案的少年,更是從未讓她穿上衣服。每當順子受不了淩虐昏倒時,少年們就把她的頭浸到水桶裡,強迫她清醒後,再繼續淩虐。

可是,慘無人道的,不只是這群犯案的青少年。少年們的父母、同住在高級住宅區的街坊鄰居、甚至警察,沒有一個人要救她。

周遭街坊鄰居「根本都知情」

犯案的少年中,有些父母是知道兒子夥同其他小混混,監禁了一個女高中生的。甚至,還有人根本就在這個犯案房間內見過順子本人,他們卻因為害怕兒子的暴力行為,選擇不過問、裝作不知情。

而鄰居們在順子死去、新聞已經爆發後,才說他們曾經聽過那棟建築物傳來女性哭喊、尖叫、求救的聲音。但……為什麼就沒有任何一個人要報警呢?

甚至日本警察,當時恐怕也缺乏警覺心。順子曾有一次成功播出求救電話報警,卻被主犯A發現阻止。隨後,A向警方說,剛剛的報案電話是「搞錯了」。警察竟也就接受,完全沒有再往下追查。

順子那次成功播出的求救電話,沒有成為她的一線生機,反而加速了她的死亡。

主犯A對於她意圖逃走非常生氣,便為了洩憤,在她的腳上淋上打火機油並點火。順子的腳就是因此嚴重燒傷到無法行走,接著傷口化膿、發出惡臭。

少年們對她施行的暴行,也逐漸從[性.虐]待轉向完全單純的暴力。這些少年開始只把她當作洩憤用的沙包,最後,順子正是在一次長達兩小時的圍毆中,絕望地嚥下人生最後一口氣。而她甚至已經很久都只能用嘴巴呼吸了ーー因為她的鼻腔早就被凝固的血塊堵住。

人為何所以為人

順子死後,這群犯案的青少年,選擇把她的屍體用水泥封在汽油桶裡,丟棄在海邊的工業用地。

要不是因為後來其中兩名犯人因另外的案件被捕,那時的警察又套話說「我看你是殺人了吧!」嚇得犯人忽然招供出整件古田順子案,這起泯滅人性的案子差點要永遠塵封。

這起事件實在不由得讓人想問,人性到底是什麼?而人,又是為何可以被稱為人呢?

當時日本《週刊文春》的編輯,可能給了最簡單粗暴的答案。

當時,日本因為法規,報導案件時,是被禁止刊登犯罪少年的真名和正面照的,這也是為什麼少年犯都只被稱為「少年A」、「少年B」等代號。《週刊文春》卻直接把犯罪少年的真名與照片,全部刊登了出來。面對社會強烈的衝擊,時任總編輯的花田紀凱則只給了一個理由:「野獸是沒有人權可言的(野獣に人権は無い)」。

用户评论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