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歲寇世勛,坐擁「雙妻」享齊人之福,他人艷羨不已,花甲年卻吐心聲:來世絕不會再娶2個老婆

戲里,他是風格多變的「老爺專業戶」,多種角色的精湛演繹讓人沉迷其中,戲外,他是演技過硬的老戲骨,也是為數不多公開坐擁雙妻的演員,享盡齊人之福。

雖然娶了兩個老婆,住在同一棟房子里樓上樓下,但他們的生活從剛開始的勾心斗角、一地雞毛,到后來相處得十分融洽,寇世勛在當中的調節作用不可忽視。

面對記者對此事的采訪,寇世勛并未多加炫耀或是避之不談,直言道:「來世不會再娶兩個老婆,太累了。」

從小向往當一名演員,和鄰居的女兒相戀

提起寇世勛這個名字可能很多人會感到陌生,但是看到他的照片之后便會十分眼熟,不管是在《天涯赤子心》還是在《像霧像雨又像風》等一系列電視劇中,他的形象深入人心,精湛演技足以讓人佩服。

寇世勛,1954年10月4日出生于中國台灣省臺中市,祖籍是河南洛陽,他的家庭并不普通,父親是國民黨軍隊的軍官,母親則是北京富商的女兒,結婚以后,他們一家便到了台灣發展。

好景不長,寇世勛的父親因為肝炎離開了人世,沒了父親的支撐,母親只能賣掉陪嫁的金銀首飾,將這些錢都存在銀行,好在陪嫁十分豐厚,靠著銀行的利息和薪水將幾個孩子拉扯大也不是問題。

因為早早地就沒了父親,所以寇世勛從小就不是一個頑皮的孩子,反而非常內斂早熟,別的小孩都在外面吵吵鬧鬧玩耍的時候,他就一個人坐在家里老老實實的看書。

剛開始他們的住宅區晚上會放一些露天電影,寇世勛看著屏幕里的人,第一次知道了演員這個職業。

后來家里買了電視機以后, 寇世勛更是對電視里演員們多變的人生而吸引,同時也對演員這個職業產生了強烈的好奇,后來慢慢就選定了自己的人生方向并一直為之努力。

十八歲,寇世勛成功考入世界新聞專科學校,就讀廣播電視專業,寒暑假他經常去電視臺打工,時不時還會去當臨時演員磨練演技。

1976年,寇世勛順利從學校畢業,并和中視公司簽約成為一名演員。

滿腔熱血的他本以為自己未來一片坦蕩,但是因為剛畢業,他只能跑跑龍套,參演一些不重要的配角,即使一部戲只有幾句臺詞,他還是反復琢磨,達到最好的演出效果。

當時的演藝圈推崇的是秦漢和秦祥林這樣的長相,而 寇世勛不管是身高還是外貌都不是特別出眾,所以他一直沒有出頭的機會。

1976年,中視準備籌拍連續劇《純純的愛》,按照劇情,男主角從第三集開始因為遭遇火災必須丑化半邊臉,化上燒傷的妝容。

因為當時的男演員大多偶像包袱比較重,不愿丑化自己的形象,所以在知道角色有這樣一個妝面要求之后,面試七八個男演員都拒絕了這個劇本,一時間公司竟然找不到合適的男演員。

寇世勛當時沒什麼名氣,屢屢受挫的他想抓住一切演戲的機會,盡管「毀容」他也不在乎,于是他自告奮勇向公司推薦了自己,最后寇世勛成功拿到了這一角色。

雖然經驗不足,在片場也不少挨罵,但他一有時間就向別人請教,對一個動作、一個眼神都不斷地反復琢磨,總算是完成了第一部自己挑大梁的作品。

《純純的愛》一經播出反響熱烈,也正是出演了這一部劇, 寇世勛才被人看到演戲的天賦,在演藝界開始嶄露頭腳,越來越多的邀約找上了他,他也獲得了一些知名度。

事業不斷發展的同時,愛情寇世勛也沒有落下,在臺北讀書的時候,寇世勛有一段時間借住在曾經的鄰居家里,他和鄰居家的女兒崔瑤琪從小便是青梅竹馬,長大后也一直通過書信往來。

年少時的情誼到了懵懂的年紀更是熾烈,兩人情愫叢生,后來很自然地就走到了一起。

崔家父母也是從小看著寇世勛長大,知根知底,知道他為人踏實穩重,看著他和女兒相戀,也很高興兩個孩子能喜結連理,于是在1982年,兩個人在雙方父母的見證和祝福下正式結為夫妻。

一炮而紅,有了第二段戀情

雖然有了一定的知名度,但寇世勛只有一部代表作在身,所以一直處在不溫不火的狀態, 工作上不忙,除了磨練演技之外,他便有更多的時間陪伴妻子,好不容易修成正果的他們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都生活得非常甜蜜。

為了讓丈夫把更多的心思都花在事業上面,崔瑤琪甘愿做他背后的女人,放棄工作,當一個家庭主婦,照顧他的方方面面,支持他的一切想法,而寇世勛看到懂事的妻子對她也是疼愛有加。

1984年,寇世勛與沈時華、張佩華共同主演愛情劇《昨夜星辰》,隨后又與沈海蓉主演民國愛情劇《一剪梅》飾演男主角趙時俊。

正是這兩部劇的播出讓寇世勛大火,與電視劇同名的主題曲《一剪梅》也成了膾炙人口的歌曲,在后來的一二十年都廣為傳唱。

1988年《一剪梅》被引進大陸播出,這是第一部引進大陸的台灣電視劇, 同年寇世勛便通過這部電視劇獲得「最佳電視男演員」與「最受歡迎男演員」兩大獎項,他在大陸地區的知名度也徹底打開。

成了當紅男演員的寇世勛一時事業如日中天,劇本不斷向他砸來,他也終于有資格挑揀劇本,選擇更適合自己或者更有挑戰性的角色。

那時的寇世勛在娛樂圈順風順水,不斷播出的作品讓他一直活躍在大眾視線里,一時間風頭無兩。

此時寇世勛和妻子已經有了一個孩子,面對媒體,他并未掩蓋自己已經結婚的事實,反而向大眾大大方方的承認,而且他還補辦了和妻子的婚禮,在所有人面前給足妻子偏愛和安全感。

但是隨著工作越來越忙,一年到頭寇世勛大部分時間都待在劇組里,和老婆孩子見不上幾面,久而久之 ,他們二人的感情便隨著時間的推移變得淡薄,寇世勛對妻子也不再是噓寒問暖、呵護備至。

后來寇世勛通過《情義無價》這部劇達到了事業的巔峰,而他飾演的鐘凱強一角一經播出便俘獲了一眾女性的芳心,甚至被許多人稱為「夢中情人」,寇世勛也是在這時碰到了自己的第二段戀情。

在一次商業聚會上,寇世勛和許黎丹偶然相識,許黎丹是著名的健美小姐,容貌出眾,身材傲人,面對眾多追求者,她不為所動,卻對寇世勛出演的鐘凱強深深著迷,見到他本人以后就自顧自的沉入了愛河。

許黎丹從那以后便對寇世勛展開了猛烈的追求,不斷地給他寫信打電話表達自己的愛意,還經常帶著禮物到劇組探望。

她絲毫不在意寇世勛已經成家的身份,也不介意自己是一個第三者,頗為放肆地「侵略」到寇世勛生活的方方面面。

已經和妻子有著幾十年感情的寇世勛不愿背叛崔瑤琪,也對許黎丹試圖拒絕,但是許黎丹來勢洶洶的追求讓他無法抵擋,再加上他和妻子長期無法團聚,也沒辦法時時刻刻陪在他身邊,于是面對許黎丹熾熱的愛意,寇世勛還是心動了。

許黎丹對他坦言,自己不會向他要一個名分,只做他的「地下情人」只要能陪在他身邊她就滿足了,許黎丹對他的崇拜讓寇世勛的內心得到了大大的滿足,于是他就順勢和許黎丹談起了戀愛。

坐擁雙妻,采訪時直言「太痛苦」

就這樣,他們的戀愛關系一直持續了八九年, 面對寇世勛在外面有情人的緋聞,媒體自然不會放過這一熱點,一經報道,他們這一不正當的戀情便引發了越來越多的議論。

面對鋪天蓋地的關于丈夫的緋聞報道,崔瑤琪不是沒有聽說,但寇世勛沒親口告訴她,她便一直欺騙著丈夫不會背叛自己,但是謊言總有被揭開的一天。

許黎丹嘴上說著自己不會索求名分,但時間長了,她也越發嫌棄自己是一個見不得光的第三者,她也想正大光明出現在寇世勛身邊,于是時不時會對寇世勛暗示一番。

而面對對自己盡心盡力,幾年來一直踏踏實實跟著自己的許黎丹,寇世勛心里也充滿了愧疚,對妻子的隱瞞也讓他日夜難安,這樣對兩個女人都不公平,經過一番掙扎之后,他還是選擇了坦白。

他將許黎丹帶回了家中,并告訴妻子他們在一起的事情,但是他也不想和她失婚。

面對丈夫和第三者的公開挑釁,崔瑤琪根本無法接受這個事實,她任勞任怨地在家操勞著一切,她的大方和體貼成了丈夫不忠的借口,而一直被蒙在鼓里的她也成了一個笑話。

但是和丈夫幾十年的相愛相守讓她已經無法離開寇世勛,而寇世勛為了能讓許黎丹進門,同時也為了平息她們之間的斗爭, 寇世勛甘愿把家里的財政大權都交給崔瑤琪,以示她的正妻身份

看著丈夫進退兩難的模樣,崔瑤琪心中也十分不忍,最后她還是退了一步,允許許黎丹進門。

后來 寇世勛的兩個妻子一個住在樓上,一個住在樓下,開始了他的雙妻生活,兩個妻子也分別給他生了一雙兒女。

雖然兩個女人都因為愛寇世勛而做出了一定的妥協,但她們的關系注定無法平和,吵架不斷,摔東西也是常事,但是時間久了,她們也很少針鋒相對,開始盡量融洽相處,不再讓寇世勛難做。

寇世勛感概,雖然兩個妻子對他都很愛,但是家里幾乎沒有一天太平,每次一吵架,寇世勛就成了壓力最大的人,他要不斷地去開導調節兩個人的關系,幾次下來就搞得他心力憔悴。

寇世勛的長子寇家瑞在一次采訪中曾坦言他父親的做法給他的母親造成了極大的傷害,而他的家庭生活也非常的壓抑,因為父親的一個舉動,牽連了太多人不幸福。

不止其他人感到困擾, 面對外界「享盡齊人之福」的調侃,寇世勛接受采訪時說自己并沒有外界看起來那麼幸福,而且來世他不會再娶兩個老婆,太累了。

2000年,李少紅導演籌拍《橘子紅了》,其中男主角的扮演者她認為非寇世勛莫屬,于是直接打電話給他讓他來定妝,當時寇世勛在台灣的市場也不像當初那麼景氣,于是他成了第一批來大陸演戲的台灣演員。

這部戲播出以后,寇世勛精湛的演技得到了認可,一下多了許多的粉絲,而他在劇中的形象也深入人心 ,被觀眾親切的稱為「老爺專業戶」,獲得一眾好評。

直到寇世勛有次中風住院,兩個妻子輪番照顧他的新聞播出以后,許多粉絲并不能接受這樣的落差,一時難以接受,紛紛開始質疑他的道德。

「老爺」專業戶的他在電視塑造的角色里三妻四妾是常事,放到那個背景下也不會有人說三道四,包括香港等地也有人一夫多妻,但是放到戲外,在一夫一妻制的現在大多數人還是無法接受。

何況他還是公眾人物,帶來的影響不可小覷,于是一時間非議不斷。

可能正是考慮到這個原因,同時也是為了保護自己的家人,除了播出的作品,寇世勛的私人生活已經很少暴露在大眾面前,而他如今已經68歲的年紀,還在為了養家四處奔波演戲,不能安享晚年,不知該說幸運還是不幸。

雖然他在私人生活方面有許多讓人「津津樂道」的事跡,但是同樣 他也塑造了許多精彩的角色和作品,為影視業做了不小的貢獻,只能說如人飲水,冷暖自知,不管是幸福還是荒唐,能過好自己的一生便是足矣。

用戶評論